当前位置 : 主页 > 科技 >

谷歌母公司重组“不赚钱”业务:员工抱怨不自由

发布时间:2017-07-02 15:22  浏览量:

  6月30日消息,据VentureBeat报道,谷歌宣称自己的使命是组织全世界的信息,但这家向来以卓越工程著称的公司仍在挣扎着解决如何重组自身的问题。近两年前,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宣布,这家科技巨头将改组为控股公司Alphabet,旗下子公司包括谷歌以及其他不相关的业务,诸如医疗、无人驾驶汽车以及城市规划等。

1ASC]D@9M3K`2{1)GJ{ZX3G.png

  华尔街为此感到欢呼雀跃。那些此前风险较高的业务已被纳入谷歌的整体财务业绩中。投资者现在可以看到谷歌的真实表现,与其所谓的“其他赌注”无关。“其他赌注”是11家企业的联合体,包括智能恒温器制造商Nest、致力于延长人类寿命的Calico以及该公司的秘密研究实验室X。

  Alphabet的最高管理层也通过任命“其他赌注”中各项业务的首席执行官来加强责任感。在谷歌的冒险中,很少有人在这之前拥有过类似头衔。但到目前为止,Alphabet还没有显示出可以把“其他赌注”从实验变成真正业务的迹象,更不用说达到谷歌核心搜索和广告业务那样的影响力和赚钱潜力。

  对Alphabet20多位前高管和雇员的采访,揭示了该公司在推动“其他赌注”盈利过程中所花费的时间和资源。在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其他赌注”亏损超过8.55亿美元,而2016年亏损更是高达36亿美元。作为一个整体,Alphabet2016年营收为903亿美元,其中谷歌带来的收入为895亿美元,而其2016年运营收入为279亿美元。

  Alphabet早期的收缩行动比扩张力度更大。Alphabet已经对Google Fiber进行了剥离计划,该计划是在10座大城市提供快速互联网服务。本月,Alphabet同意将机器人公司Boston Dynamics卖给日本跨国集团软银公司。今年2月份,Alphabet出售了Terra Bella卫星成像业务。据3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的某个时候,Alphabet甚至想卖掉2014年斥资32亿美元收购的Nest,这是“其他赌注”中最重要的。与此同时,重组以来,已经有多名高管选择离职,包括Nest前负责人。

  Alphabet发言人拒绝了置评请求,也不愿意让其他管理人员接受采访。支持重组的人把早期的斗争看作是典型的成长阵痛。目前,华尔街并不为此感到担心:Alphabet的股价接近历史最高水平,6月份每股达到1000美元。负责领导重组的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因为在Alphabet内部加强实施财政责任,赢得了如潮好评。

  部分“其他赌注”也已取得显著进展。生命科学初创企业Verily最近吸引了8亿美元的外部投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Waymo被认为是这个新兴产业中的领导者。尽管如此,目前尚不清楚这种重组能否将帮助Alphabet做到大多数公司无法做到的事情,即在内部构想下一波创新或通过关键收购加快发展。分析人士说,对公司使命和投资者期望来说,这个目标都至关重要。ARK投资管理公司的分析师詹姆斯·王(James Wang)说:“谷歌之所以能以不错的倍数进行交易,是因为广告之外还有其他增长动力。”

  外来高管:职权受限

  谷歌之所以决定进行重组,是因为其想通过这种方式应对大公司面临的一个长期挑战,即如何在大企业中维持创新。Alphabet的策略是赋予企业家自主创业的能力,再加上传统企业结构的约束。每个季度,这些“其他赌注”的领导人们会向Alphabet委员会汇报业绩,这个委员会成员包括波拉特、佩奇、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以及Alphabet主管企业发展的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德(Alphabet),他们会探讨资金和表现等问题。

  与此同时,Alphabet正在为“其他赌注”建立单独的补偿计划,如果他们的企业成功了,员工就能获得丰厚奖励。Alphabet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本月在山景城总部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说,Alphabet对新兴业务成功与否的评判标准就是“全球影响力”。施密特说:“我们知道有的解决方案在资本主义体系中运作得很好,这里有董事会、股东以及首席执行官。我敢打赌,商业组织的传统教训实际上会在Alphabet取得成功。”

  不过,Alphabet高层继续在关键战略和融资决策方面保持控制权,这种模式导致“其他赌注”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抱怨不已,他们称自己更像首席运营官,而非做出最终决策的发令者。此外,华尔街的严格审查也限制了Alphabet对“其他赌注”的慷慨支持,包括为它们提供的资源。谷歌工程部前副总裁布莱尔·麦克伦登(Brian McClendon)表示:“到目前为止,重组还没有提供我认为最直接的好处,那就是风险投资。”

  外购企业:压力山大

  有些被谷歌收购的公司发现,成为Alphabet的组成部分并不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好。两位前Nest员工表示,在谷歌2014年收购该公司后,曾承诺提供慷慨的资金支持和更长时间来实现盈利。但他们表示,重组后,Alphabet高管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收入上。

  高昂的开销使盈利的道路变得更加艰难。知情人士说,在重组之后,Alphabet开始对他们的共享服务(如安全和设施)进行收费,并终止了以前的补贴。这些单位在维持谷歌提供的福利方面也感受到巨大压力,比如为员工提供免费餐饮。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Nest投资者彼得·聂赫(Peter Nieh)表示“Alphabet的一个陷阱就是,这些公司被要求独立自主运营,但它们实际上需要承担谷歌改组的成本。”

  2016年初,Alphabet甚至曾考虑出售Nest。不过这个计划最终没有实施,Nest联合创始人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去年离开了,并拒绝评论。由“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领导收购的Boston Dynamics公司,最初获得了慷慨的资助。但两位前雇员说,鲁宾离职后,公司陷入了困境。鲁宾也没有对记者的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员工抱怨:不再自由

  “其他赌注”的创造也改变了“为谷歌工作”的意义。有些人抱怨说,他们现在的角色就是辅助姊妹公司的创新,而不是自己创新。一位前谷歌员工称:“这向依然留在谷歌中的人发出了信号:无论是在搜索还是广告中,你的工作都不再是挑战极限。”

  许多前员工称,那些转入秘密实验室X的人感情变得更为复杂,因为它现在是个独立的实体。谷歌前员工、现任AI初创企业Learning Motors首席执行官帕尼特·索尼(Punit Soni)说,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尤其是对高绩效的员工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于随意在公司中移动。索尼还称:“谷歌企业文化中最基本的东西就是,人们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能理解为什么人们觉得它不再是旧的谷歌了。”

  与此同时,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正在追求另一个“moonshot”项目,即飞行汽车。他是Kitty Hawk公司的主要投资者,这是个完全处于Alphabet之外的创业公司。(小小)

相关新闻

http://www.gdfczx.org.cn/wylgk/